想写什么写什么
There is a fly in my head.

关于

【薰奏】灯塔水母(短打一发完)

*题目和内容无关233333

*人物属于垃圾HEKK,OOC属于我


正文:


他的恋人是一只来自大海深处的灯塔水母,羽风薰冷静的想着,不然怎么会突然返老还童呢。

 

“薰,中午好。”日日树涉怀里浅蓝色头发的小孩看上去有5岁左右,头顶的呆毛羽风薰眼熟极了,刚交往的时候,他每天都要按着玩玩。

 

“中午好,奏汰君?”他试探着问。

 

“是我哦。”深海奏汰拖着长长的校服袖子挣扎着转向羽风薰,小小的脸上罕见的写满了困扰,“今天早上就突然变成『这样』,我去喷泉玩水却被淹没了,然后就被路过的涉『救了』。”

 

羽风薰这才注意到两个人身上的衣服都湿淋淋的,他再一次被自家恋人的脱线打败了。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就没想过先把身体的问题解决掉么?”接着伸手将深海奏汰接到自己的怀里,对日日树涉露出了一个微笑,“谢谢你救了奏汰。”

 

从羽风薰出现后就一直安静旁观的日日树涉这才笑眯眯的开口,“Amazing☆没想到能碰见‘身体变小’这样的奇观,我已经很满足了~而且朋友间不需要说谢谢♪”

 

“涉是我的『好朋友』呢~噗卡噗卡♪”深海奏汰抱着羽风薰的脖子蹭了蹭,“薰,我们去部里的活动室吧,那里有可以换的衣服。”

 

“那我就不打扰了,还要去见皇帝陛下呢。”

 

三个人道过别,羽风薰就抱着深海奏汰往海生部的活动室去,软软小小的孩子缩在自己怀里,像是抱了一个巨大的团子。

 

“薰,不要再『捏我』了,我要『生气』了。”深海奏汰软软的手刀劈在后颈,虽然一点也不疼,但是羽风薰还是收敛了忍不住在小孩身上捏来捏去的手。

 

羽风薰捻着深海奏汰的呆毛感慨,“原来小孩子是这么柔软的生物么?”

 

“薰喜欢小孩子么?”深海奏汰拍开他的手,换了一件在海洋馆买的文化衫,蓝色的布料上印了一只卡通水母,L号的尺码让奏汰看起来像是穿了件裙子,白生生的小腿吊在半空晃荡。

 

“我曾经以为我不喜欢……”羽风薰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小孩柔若无骨的脚踝,拉长了尾音,“但是如果小孩子都像奏汰一样可爱的话,我还是喜欢的~啊,真软~”

 

深海奏汰跳下凳子,扑过去抱住了羽风薰的腿蹭了蹭,“我也喜欢薰~”

 

我是看见了天使么?羽风薰一阵眩晕,他蹲下身抱住小小的奏汰,让小孩柔嫩的脸贴住自己的脖子,软软的蓝发轻柔的挠着他的脸,轻浮系男子不由的轻笑出声。

 

“薰今天『不开心』么?”

 

羽风薰把深海奏汰的身体扶正,帮他理了理滑落在一边的领口,抬起头才发现眼前的小孩正板着脸看他,只好苦笑一下,““你看出来啦。””

 

“不要想『瞒』过我。”深海奏汰瞪着圆溜溜的看着自己的恋人。

 

“是是是,多亏了你,我现在才这么高兴呢。”羽风薰一把把小孩子举起来抱在怀里,亲了亲他软嘟嘟的脸颊,“奏汰有股奶香味呢。”

 

深海奏汰笑弯了他的绿眼睛,短短的小手抱住羽风薰的脖子,努力的在他的脸上印了一个软软的亲吻。羽风薰一怔,只听见耳边传来小孩子特有奶声奶气的香甜声音,“薰让我很幸福,我也希望薰幸福。”


完(。

没头没尾,一个短小的脑洞23333


评论(7)
热度(31)

© 与江流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