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写爱情故事,然而总是失败(。

【瓶邪】撞鬼 01(灵异,架空)

817快乐!发出loli的尖叫:瓶邪 always rioest!!

应该是中短篇

*预警:本章有血腥场景


01

 

日暮西斜,残阳如血。

 

我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颈椎酸痛的迫使我发出一声呻吟,把写好的稿子收拾收拾发给编辑,一看手机,竟然已经是晚上7点了。我连忙关掉飞行模式,顿时弹出了好几条微信和未接来电记录。

 

“小邪,还在忙么,饭已经做好了,你叔叔们都在等了,快来吧。”

 

看着老妈的消息,我不由得汗颜,没想到编辑部会突然要求返稿,一下子竟然把今晚的家宴耽误了。匆忙换了一身衣服,我便往父母家里赶。自从大学毕业之后,我就从家里搬出来,一开始是租房,现在靠写书的钱也买了套自己的房子和车。

 

坐着电梯到负一层,门一开,一个慌慌张张的身影冲了过来,嘴里发出嘶哑的叫喊:“救命啊……救命……!”

 

我吓了一跳,这身影很熟悉,是领居家还在上高中的儿子。我连忙迎上去,大声问他:“怎么了?怎么回事?”

 

少年一见我,原本惊恐不安的脸上登时迸发出惊喜的神色,他冲过来抓住我的胳膊,手劲儿大的让我隐隐作痛。他惊魂不定的四下张望,仿佛身后跟着什么洪水猛兽,等了几秒钟确认没事之后,才劫后余生般大口喘息起来。

 

“到底怎么了?”我一头雾水地问他,“你怎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那少年一听见鬼字,顿时打了个哆嗦,原本恢复了一点红润的脸颊瞬间又变得煞白,他咽了咽口水,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不安,我正想继续追问,他蠕动了下嘴唇,微弱而沙哑的声音从他嘴里飘了出来,“有鬼……”接着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大喊,“有鬼!!!车库里,车库里有鬼啊——”

 

这是什么情况???我刚刚也就是随口一说,现在这个展开可不在我的意料之内。“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有鬼?”我问,他却没有理我,只顾着大喊。

 

我正赶时间,这男孩平日里皮得和什么似的,天不怕地不怕,如今这反应虽然不似做假,但是还是很难博得我的信任,当下就有些不耐烦,心说他不会是在恶作剧吧,于是扯住他的衣领,想叫他不要闹了,他却弯下腰干呕了两声,然后抱住自己啜泣了起来。

 

我被他搞得莫名其妙,实在没什么耐心了,那边父母三叔还在等我,便把他扯起来,说道:“别闹了,我送你回家,我还有事呢。”

 

可能是我的态度不太好,他顺从的跟着我上了电梯,就是还是一直在低声哭泣。我心说这可麻烦了,叫他父母看见,不得以为我欺负了他,只好搂住他的肩膀,试图安慰他:“你别哭了,到底怎么了,说出来我说不定能帮你。”

 

他终于有了点反应,哽咽着说:“没人能帮我……我朋友都死了……现在他也来找我了。”

 

我被他绝望的语气吓到了,不由得严肃地问:“他是谁?”

 

谁知那小子却摇摇头说:“不知道。”我心下火起,正想责问他,电梯却突然猛地震了一下,头顶的灯也跟着闪了闪,一阵寒意袭上了我的后背。旁边的小子发出一声尖叫,声音刺得我耳膜发痛。我伸手抓住他,想叫他别叫了,电梯却彻底陷入了黑暗,这下连我也有点惊慌。

 

“别乱动,电梯没停,应该只是灯坏了。”我对他说道。

 

没有任何回应,甚至尖叫声也消失了。我心说这有点不对劲,一种不详的预感爬上我的心头,不知不觉间额头冒出了细密的冷汗,“你还好么?”握着的胳膊动了动,我的头皮却瞬间一紧,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手里的触感森冷黏腻,分明不是人类的皮肤!

 

我慌忙甩开他的胳膊,退到角落里,又叫了两声男孩的名字,依然没有回应。刚刚握过那东西的手有一股淡淡的腥臭味儿,让我想起之前在家里沙发下面发现的死了半个月的死老鼠,也是这股味儿。

 

难道真的有鬼?!

 

黑暗会使人的恐惧无限滋生,这一瞬间以往看过的那些鬼片、鬼故事在我的脑海里纠结成一团乱麻,以至于我甚至不敢打开手机手电筒,生怕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

 

好在这样难熬的时间没有持续很久,大概过了几分钟,电梯里恢复了照明,眼前是如往常一般的电梯,一切都很平常,没有鬼也没有妖怪,就是安静的有点可怕——男孩消失了。

 

一个大活人竟然就这样凭空消失了?我惊呆了,惊慌失措的四下寻找,然而小小的电梯间并没有什么可以供人藏身的地方,那个男孩,确确实实的消失了!

 

我呆愣了片刻,脑子里塞满了两个大字“有鬼”和无数感叹号,而小小的角落里理智在担忧我该如何给他的父母交待。叮的一声,电梯停下了,门缓缓打开。我浑浑噩噩的走出电梯门,一滴温热的液体突然掉到了我的脸上。

 

什么?

 

我一边抬头看,一边摸了下脸。刚刚还光秃秃的天花板上突然出现一个人影,消失的男孩被钉在那里,他的喉咙仿佛被无形的手扼住了,明明张着嘴却没发出一点声音,眼泪不断的从他的眼眶流出来——刚刚落在我脸上的就是。

 

接着,让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画面出现了——男孩的胸膛突然裂开了,像是被生生撕裂的那样,凭空出现了一个裂口——鲜血取代了眼泪,浇的我满身都是,汹涌而来的血腥气阻塞住了我的呼吸器官,我本能想要呕吐,但是过度的恐惧让我的喉咙抽了筋,痛的使我无法做出反应。有什么东西倏地落了下来,我下意识去接——温热的、富有弹性的——是心脏。

 

我甚至无法意识到眼泪从我的眼眶疯狂的涌了出来,我想要尖叫、想要大喊,但是最终只发出了牙齿打颤的声音。我瘫倒在地,动弹不得,砰地一声,他,或者说他的尸体落在我的面前,因为充血而赤红的双眼死死地瞪着我,那里面全是深不可测的绝望和痛苦。

 

我终于如愿以偿的昏了过去。

 

 

食物的香气把我从黑甜的梦乡里唤醒了,是我妈常熬得鱼片粥的味道。我挣扎着醒来,入眼是一片纯净的白色,刺得我忍不住闭了闭眼。

 

没有血腥味,是梦么?我有点恍惚得想。

 

“吴先生,先吃点东西吧。”穿着警服的女人帮我架好桌子,把饭摆在我的面前。我此刻饥肠辘辘,便缓缓点头,拿起勺子吃了一口——

 

“呕。”

 

我控制不住的干呕,那温热、柔软、富有弹性的口感,我曾经的最爱,如今却只让我反胃。

 

那绝不是梦,不论那多么像一场噩梦,但是那不是!我猛得抓住女警的衣袖,冲她大喊,“有鬼!有鬼啊!真的有鬼!”滚烫的粥撒的一被子都是,但是我浑然不顾,依然无法克制的大喊,发泄着自己恐惧,“鬼杀人了!鬼杀人了!!”

 

“吴先生,请你冷静点!”

 

我怎么冷静?我没法冷静!见过那样的画面,谁能冷静——

 

有人在我的后颈上轻轻捏了一下,我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的父母、二叔、三叔,之前那个女警,还有一个我不认识的年轻人都站在我的床边,这个年轻人有点眼熟,他看年龄和我差不多大,容貌清俊,穿着一件深色的连帽衫,衬得他肤色极白,此刻正淡淡的看着我。

 

“是你捏晕的我!”我脱口问道。

 

年轻人点点头。旁边的三叔给我介绍道,“这小哥是个高人,也是警方的顾问,专门解决这类事件的,电梯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都告诉他吧。”

 

“急什么,小邪现在不能受刺激。”母亲坐到我身边,摸了摸我的背,给我塞了杯水,“喝点吧。”

 

大概是亲人的出现终于让我一直紧绷的神经得到了些放松,我忍不住靠在母亲肩头嚎啕大哭起来。从我懂事之后,我还是第一次哭得这么厉害。我也不知道我哭了多久,可能有十几分钟,也可能有半个小时,期间那个女警和那个年轻人一直在耐心的等我,没有半点不耐烦的样子。

 

发泄完情绪,我总算镇定了一些。我慢慢把事情的详细经过说了出来,这像是一个清理大脑的过程,总之说完之后,我反而彻底冷静了下来。

 

女警为我说的话做了录音笔记,她听完之后收起录音笔,对我说道:“电梯里没有监视器,虽然就算有,估计也没什么用。谢谢吴先生您的配合,对我们非常有帮助。如果还有什么问题,我还会再来找您。”说完,她冲我点点头,离开了我的病房。

 

一时间病房里陷入了一片沉默,过了许久,三叔才叹了口气,感慨道,“你出生的时候,算命的说你八字太轻,体质极阴,最吸引鬼祟。你爷爷给你取名吴邪,也是想压下的命格。没想到还是逃不过啊……”他说着顿了顿,又问我,“大侄子,你从小带的那个吊坠呢。”

 

如果是以前听见三叔的这番话,我一定嘲讽他是封建迷信,如今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我勉强抬起手把吊坠从领口扯出来,“在我脖子上戴着呢。” 却见周围一圈人同时到抽了一口凉气,连那个看起来特别淡定的年轻人都露出了些许异色。我不由得低头看去——只见原本那块品质细腻温润的青玉长命锁已经变成了血红色,血色太浓,甚至有些发黑。

 

我这颜色刺激的又有点想吐,那个年轻人却突然走过来,他弯下腰伸手托起吊坠,仔细端详。这个姿势下,我和他离得极近,可以闻见他身上有股清冽的味道,还怪好闻的,那种反胃的感觉被这味道压了下去。我忍不住悄悄又吸了两口,觉得舒服了一些,才开口问道:“难道以前都是这块玉在保佑我?”

 

年轻人松开玉,直起身与我来开距离,对我点点头。“给我吧。”他说。

 

我看三叔,那老狐狸也是一副“你就听他的吧”的样子,我就只好解下来递给他。年轻人过去,却做了一件令人惊讶的事,他咬破指尖,抹了点血在玉上。接着奇迹发生了,血红色潮水般褪去,恢复了原本清透的颜色,唯有年轻人抹上血的地方还有一点鲜红。

 

“这……这是魔法么?”这还是我清醒之后第一次有什么让我感到惊奇。

 

可能是我的样子太傻了,这个一直闷油瓶一样的年轻人竟然笑了一下,尽管很快又恢复了波澜不惊的神色。三叔摇摇头,“瞎说什么呢,小哥是张家后人,他的血能辟邪。”

 

张家后人?我立刻想到了很多民间传说,不由好奇地问:“龙虎山张家?你是道士?”年轻人摇摇头,没有解释,只说道:“过两天还你,你先带着这个。”说完,他递给我一个手编红绳,上面吊着个小玉坠,是个手链。我连忙接过来戴上,尺寸正合适,正想要道谢,这小哥说话了。

 

“虽然事件发生的具体原因还不太清楚,但是你应该是被意外牵扯进来的。”小哥斟酌着说道,“这事的源头在你邻居身上,如果是一般人遇到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你的八字太阴。”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给我留了些缓冲时间,才继续说,“那个鬼还会来找你的。”

 

他这么一说,之前那惨烈的场面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无法克制的觉得浑身发冷,忍不住拥着被子打颤。父母和二叔三叔都忧心忡忡的看着我,七嘴八舌的问那小哥到底怎么办,有没有什么解决方案。我也期盼地看向他。

 

小哥摇摇头,说:“现在不知道这鬼的来历,我也没办法采取行动。”听到这里,我禁不住露出失望的神色,却听他又道:“但是我暂时会留在吴邪身边,如果那个鬼来找他,我可以保护他。”


tbc.

欢迎留言评论!

评论(2)
热度(18)
© 谢池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