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Ginger Ale.

关于

【楚路】兼容性01(哨兵向导设定,架空)

食用说明:

>>写这篇文的初衷是想说,即便明非是个衰仔,也有楚师兄爱着这样衰仔的你

>>主要想写两个人谈恋爱来着,所以剧情肯定很多bug,有二设

>>作者更新龟速,跳坑需谨慎

>>文笔土到掉渣,描写废,慎。

 

节一 

路明非是被冻醒的。

刚醒过来意识还有些模糊,他隐约记得之前自己在和留级多年的舍友芬格尔一起说白烂话,但是自己……居然睡着了?!

路明非一个激灵猛地坐了起来,紧接着一阵巨大的痛楚向他袭来——全身的肌肉像是被强行拉伸过,每个骨头缝都被拆卸又草草安装,稍微一动就痛的厉害。

“嘶……”
路明非僵在那里不敢乱动,不过这剧烈的疼痛也让他瞬间清醒过来。他缓缓拧动脖子环顾四周,岩石和沙土构成的天然洞穴让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现在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自己这是被绑架了?
这是路明非的第一反应,但很快被他否定了,没人会冒险绑架一个没钱没势又没色相的衰仔。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路明非抓耳挠腮想了半天,也没得出什么结论。纠结了一会,他就放弃思考了,反正他是个没人爱的废柴,失踪了也不会有人担心,他也没必要去想那么多了。


在原地呆坐许久,等到全身的肌肉不那么痛了,路明非才小心翼翼的站起来,准备好好打量一下这个洞穴。

借着从头顶遥远的洞顶上裂缝中泻出的微光,路明非扶着粗糙的墙壁绕着不算大的洞穴转了一周,期间敲敲打打试图寻找一些线索——他也确实有些发现——一个能流出清水的水龙头,一个置放在水龙头口下方的空碗,以及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洞口——其实与其说是通过,不如说是爬过——那个洞口的直径只有大概一米五不到的样子,洞里黑黢黢的,没有一丝亮光说明出口应该离得很远。

路明非怕黑,不敢爬进去看,就从洞口捡了碎石子往里面丢,丢了好几个,也没有见到任何除了他以外的生物。

身心俱疲的靠着洞口边的的墙壁瘫坐下来,路明非扬着脑袋茫然若失的盯着洞顶。

这个洞穴实在充满了疑点,浑然一体的洞穴没有任何人为的痕迹,除了那个莫名其妙的水龙头。如果这是绑架,可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奇怪的人出来折磨他。如果不是,他也想不出来把他放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有什么意义?

“难道是抓我去做活体实验的?”

路明非抱着膝盖喃喃自语,说着还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讥讽的回应自己。

“别逗了,脑洞开太大了,就算活体实验也不会找你这种吊车尾吧。”

 

“啊……说不定就是因为我没什么存在感才被抓来呢,电视上不都这么演么,没存在感才好瞒天过海。”衰仔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哼哼唧唧着自言自语。

 

“我也不想这么小透明的,唉,这回要是出去一定跟芬狗好好吐槽吐槽,学学怎么刷存在感。”

少年看似镇定的自说自话,但是苍白脸色和颤抖的尾音却泄漏了他的恐惧。莫名其妙被带到这种鬼地方,对未来的一无所知和独自一人的现状无法不让他感到恐慌。而现在他已经暗暗在内心怀疑起自己究竟是怎么进到这个洞里的,他现在宁愿相信自己是被绑架的——洞内唯一的、狭窄的甬道根本无法允许两三个人同时通过——除非他是在无意识的时候自己爬进这山洞的。

略微带些灵异色彩的猜想让他更加害怕,收紧环住膝盖的手把脸埋在腿间,无法遏制的恐惧感和哭意更让他为自己的软弱感到羞恼。

“路明非,你不能哭啊。”
少年靠着石壁轻声给自己打气,“你失踪了,大概除了芬狗没人会找你,如果你自己也不想想办法,你就要在这里孤独终老啦……你还没和陈雯雯告白呢,怎么能死在这里你……就算是小衰仔,也想要死的体面一点啊。”

他说的很慢,也许是因为压制着自己的哭意,听着磕磕绊绊的,但是却很坚定。路明非仿佛也相信了自己的话,但泪水却从两颊滑落,在下巴上汇聚成水滴而后滴落在尘埃里。

“你哭什么呀,又没人看得见。”路明非嘲笑自己,而后慢慢微笑起来。

他撑着墙站直,稍微活动下僵硬的身体,径直走向水龙头的所在地。

那个水龙头几乎贴着墙根,如果不仔细找很难发现。路明非并起双手接水,冰冷沁骨的液体让他不禁打了个寒战,瞬间清醒了不少。他就蹲在那里洗了把脸,又用那个碗接了水喝了几口,只觉得浑身舒爽不少,实在顾不上去想那水干不干净有没有毒了。

长舒口气,累坏了的男孩磨蹭着在水龙头边坐下来,伸直双腿的时候感觉什么东西从口袋里滑落。路明非实在懒得动弹,仗着手长,闭着眼睛就随手一捞。当摸到那个温润冰凉的长条型物品的时候,路明非几乎要兴奋的跳起来了!

那是他的手机啊!

实在没想到手机居然还留在身上,少年颤抖着摁下HOME键,瞬间亮起来的屏幕让他狂喜。尽管没有信号,但是大半格电已经让他很是满足了。摁灭屏幕,少年晃着一头棕色的软毛看向那个黑不见底的山洞——如果说他刚才还在犹豫要不要去爬,这个手机的出现彻底坚定了他要去爬山洞的想法。

而且事不宜迟,他现在就要去爬,多在这个山洞呆一秒钟,就浪费他一分力气,也多浪费他一分电。反正这只有这一个洞口,如果想出去,只能试一试了。

打定主意,路明非又喝了一大碗水,接着把衣服用水弄湿——如果在山洞里没水,他还能从外衣上汲取水分。

 

一切准备就绪,路明非点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 明亮的光芒顿时照亮了漆黑的洞口。久违的光明让少年鼻头一酸几乎流泪,矮下身子钻进山洞,左手握着手机照明,手脚并用往前爬。狭长的通道都是平地,地面光秃秃的,除了碎石膈的他膝盖疼外都还好。他也终于能分出些心思想想别的。

 

自然而然的,他想起了不知身在何方的父母,想起了经常对他骂骂咧咧的婶婶和叔叔——如果他死在这,婶婶大概也不会难过吧……也许他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父母也会出席他的葬礼呢。

 

他漫无目的的想着,忽的又想起了同班那个经常白色棉布裙子的少女,那是他暗恋的对象,一个温柔娴静的向导。

 

哦,虽然他也是个向导。

 

没错,路明非是个向导,但是他喜欢上了同为向导的陈雯雯,他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大概是因为他觉醒的比较晚,自小被婶婶当作普通的平民教育长大——男孩子就应该喜欢漂亮的女孩子——他就是接受着这种普通人的世界观长大的。

 

在他觉醒以前,哨兵和向导对他来说是个遥不可及的东西,其实也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他的表弟路鸣泽就是一个哨兵——当然是个不那么强大的哨兵,但是他表弟很小的时候就觉醒了,和他走向了不同的人生,他们几乎没有什么交集。

 

不管怎么样,他一直相信自己是个普通人,直到在18岁觉醒,收到卡塞尔的录取通知书之前,他还一直坚信自己会娶个不漂亮也不难看的老婆,一起生一个孩子,然后做一辈子房奴,把孩子拉扯大,过着平平淡淡的符合他衰仔身份的一生。

 

“我果然不是个拉风的料啊,还没来得及学点向导该学的东西装装逼,就被弄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了。”

 

路明非吐槽着,手上动作却不停,身下的碎石已经挂烂了他身上的衣服,有的地方大概被刮伤了,正泛着痛。

 

“感觉我也是蛮拼的,都这样了,还能吐槽的这么high。”

 

干巴巴的笑了两声,路明非发出一声惊呼,隧道前面方居然有一个大坑,他半个身子摸空挂在外面晃悠了两下,狠狠跌落下去。

 

——完了,今天真的要交待在这里了。

 

————————TBC.————————

 

求意见求指导

 

评论(7)
热度(39)

© 冷酷仙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