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Ginger Ale.

关于

【围棋相关】不断樱 03(围棋拟人,腐向)

【 本文改编自历史史实,非原创剧情】 
 
之二·棋の魂 
 

修长骨感的手指捻起一枚黑子敲打在棋盘的一角,劣质的棋盘边角已经磨损的露出浅色的木屑,但是当黑白棋子摆放上去的时候,却意外显出古旧的质感。

 

我在棋盘的另一端坐下,面前已经摆放着个青瓷杯,茶叶在冒着热气的茶水中浮浮沉沉,袅袅的水雾模糊了眼前的男子的面容。

 

这就是漆砚么?我默默打量着。

看上去约莫20岁左右,蜜糖色的肌肤,黑发在透过落地窗的阳光照射下泛着墨绿,点漆般的眸子充满灵气,正专注的凝视着棋盘。

看上去与我平日里接触的年轻棋手无甚差别,一点也不像传说中的天地灵气之集合。

 

面相年轻的男子忽然开口,似乎有些不自在。

“那个,不好意思我似乎来的有些早,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看来我的注视让他感到不适了,于是露出个歉意的微笑,解释了来意。

“没关系的,是这样,漆砚您好,我姓肖,是《黑白视界》一名编辑,我们最近策划做一个历史名局的合集,所以想找您和漆白做个专访。”

 

“唔……这样啊,没问题是没问题,不过漆白去棋院参加活动了,我一个人可以么?”

 

“当然没可以,我们主要是想了解一下1945年那局惊动棋界的棋,您一个人就足够了。”

我摁开录音笔,挂上职业微笑。

 

“额,好久之前的事了,让我想想。”

青年歪着脑袋,从表情上能看出来他似乎有些苦恼。

 

毕竟活了太久了,记忆也很混乱吧。

我打开录音笔,撑着下巴百无聊赖的等他努力回想。

 

“啊!我想起来了。”

漆砚摸摸鼻子,不好意思的冲我笑笑。

“我有点记不太清了,那段时间我和漆白下了很多很多盘棋呢,不过你们感兴趣的话大概是那一盘吧…”

 

“哦?”

关于那局棋我也只是捕风捉影的听到过些消息,并没有实质的内容。

 

“嗯,棋谱出来后当时私下小范围流传过,后来就被我们抛之脑后了,毕竟那局棋下的实在波澜不惊。”

 

“是么?那到底是为何这样出名呢?”

我愈发的好奇了。

 

“唔,从头说起好了,大概是在镰仓十番局的时候,我和漆白去了日本,算时间大概是在……”

 

“1939年。”

看着他埋头苦算的样子,我忍不住帮他补充。

 

“哈,谢谢啦。”漆砚不好意思的摸摸头,“我和漆白则一直留在日本,没有回国,开始是为了能现场看到镰仓十番棋,2年后十番棋才结束。但是当时世界陷入战火中,一片混乱,我和漆白根本没机会回国,读卖社也没办法。”

 

“后来漆白说所幸先在日本呆上段时间,正好四处看看,反正只要有棋盘、棋子我们就可以下棋,也不用考虑食物什么的。我当时正被清源和木谷实的棋激的热血沸腾,只想下出那样好的棋局来,别的什么也不想考虑,于是就同意了。”

 

“所以你们那段时间一直在日本?”

 

“是的。”漆砚点点头,“我们一路去了很多地方,在不同的地方下棋,但是一直很注意远离战场,所以一直很安全。”

 

“大概是1945年,我们到了一个美丽的城市,其实也被战火侵蚀的不像样子了,但是当时感觉还是不错的,我们一商量就打算留在那里一段时间。”

 

漆砚怀念的笑了笑,目光深远似乎回到了那些日子,“那段时间真是很单纯,除了下棋就是下棋,什么也不想,也不考虑。大概是在那里呆了段时间,我们决定要离开,离开前我们想要在这里下最后一盘棋。”

 

“事实上,我们每离开一个地方都会下一盘告别之棋,也算是一种纪念?反正当时的日本实在很乱,因为不想被打扰,我们特意等空袭警报解除后才开始对局。开始都没什么问题,不久之后空中掠过一架飞机——也是你们说的战斗机——我不太懂,一个降落伞飘落了下来,顿时一片白光四射,屋子里被照得亮堂堂的,我和漆白根本睁不开眼睛,接着一阵巨大的拉力把我甩了出去,乌云翻卷,狂风夹杂着雨点直扑对局室,门窗玻璃全被震碎了。等我回过神来我正躺在碎玻璃上仰面看着天空——有一朵巨大的蘑菇云浮在空中。”

 

我倒吸口气,“果然是在广岛么?”

 

“嗯……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是原子弹爆炸的,其实我现在也不太懂这些。但是当时我背疼得厉害,挣扎着想爬起来,但实在痛得厉害,这时漆白出来了,他把我扶起来,据说我背上一片都烂了。他从被震的乱七八糟的屋子里翻出药给我上上,这时棋局一片混乱,但是我们俩思考过后还是决定下完。”

 

“什么?!这太危险了,你们可以换个地方再下呀!”

我已经沉浸在故事里,对两人的选择实在无法理解。

 

“怎么说呢,我们当时也不知道有那么危险,只以为是普通的导弹呢。不过就算从来一次,我们也会选择继续吧。最后这局棋我赢了呢,虽然背痛的要死,活这么久第一次感受到痛,也挺新奇的。”

 

“这样说来,若不是你们不会死,生命力强于普通人,大概也不会做出这么任性的选择了。对于普通棋手来说,赚钱养家才是正道,妻女都是肩头沉甸甸的责任。况且到底毕竟生命高于一切,活着才能继续追逐你们所谓的棋之道吧。”

我当下不客气的说道。

 

漆砚被我的说法迷惑了,茫然的看着我。

 

我盖棺定论道,“如果主角不是你和漆白,大概也不会成为传世名局了。”

 

“额,我倒不觉得。”漆砚摇摇头,眼神中是明显的不赞同,“不管我和漆白是不是人类,认真下完每一局棋难道不是每个棋手该做的?”

 

“这说法太任性了。”我不知为何有些生气,心底却滋生出些隐秘的羡慕,“生命难道不该被珍爱么,仅仅是为了这样的理由……不是每个棋手都能这样为了梦想和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付出一切吧!”

 

漆砚竟然还点点头。

“我这样说似乎是有些欠考虑,当时那样不经思考的选择也确实很任性,但是也的确是自然而然的选择。”

 

他蹙着眉似乎在斟酌措辞,“事实上,当我面对一局棋的时候,我所思考的只是如何下好它,而当我和漆白做出那样的选择的时候,‘即使继续也能活命’并不在考虑范围内,我们仅仅是作为棋手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肖小姐你意会就好啦!”

 

那人还在挥舞着手臂和我解释,我却莫名的恍惚起来——

 

仅仅是做为棋手作出了这样的选择么……

 

“唔,不知道肖小姐有没有听说年初那件事,本因坊赛的时候,张栩九段和井山裕太九段在地震中坚持下完了第六局棋。我想他们的心情和我还有漆白大概是差不多的吧。”

 

——如果生命终将逝去,我希望是以棋手的身份离开这个世界。

 

漆砚轻轻摩挲着棋罐,在将落未落的夕阳中笑着如是说,大概是背光的关系我看不太清漆砚眼中蕴含着的感情。

 

握紧手中的录音笔,恍然间想起那个初出茅庐也曾追逐着什么的傻姑娘,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漫上眼底,被我硬生生的憋下去。


———————————————————— 
 核爆之局: 
 
也就是本文中漆砚叙述的故事, 原型在历史上其实是1945年日本第三届本因坊战,对弈的棋手是桥本宇太郎和岩本薰。具体桥本宇太郎的自传中有详细记载:对局前两日平安无事,第3天空袭警报解除后,双方立即着手对局。不久空中掠过一架美军飞机,随即飘落一个降落伞,霎那间一片闪光直射大地,对局室白得煞人,接着乌云翻卷,狂风夹杂着雨点直扑对局室,门窗玻璃全被震碎,濑越木然坐在席上,岩本全身匍匐在棋盘上,桥本则被甩到室外。 此时10公里之外的广岛已化为废墟,然而当时两位对局者以为只是一般的空袭,简单收拾对局室后,续战桥本以5目获胜。直到返回东京的途中,才知道是原子弹爆炸 
 
 张栩九段和井山裕太九段:2011年3月11日,第35届日本棋圣战的第6局开战,对阵双方是张栩九段和井山裕太九段。中间日本发生特大地震(震级9.0),张栩和井山裕太在裁判长引领下离开对局室。等到地震停止后,两位对局者竟又返回对局室继续完成了比赛。 


评论
热度(6)

© 冷酷仙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