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励志写爱情故事的fgo玩家

【FGO萨莫】恨与爱(短篇完)

*通篇萨老师的自述吹莫,没有神才的正面出场,可能会有一个莫吹萨的姊妹篇(可能)

*大概就是一个萨列里恨(爱)莫扎特恨(爱)得要死的故事

正文:

安东尼奥·萨列里恨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莫扎特。

他恨那个穿得和蝴蝶似得、炸着滑稽卷毛、总是笑嘻嘻的神才音乐家。

即使只看见那人的身影,他的心就会被仿佛永无止境的怒意占据,仇恨和怒火使他发狂。那一刻,铭刻在他灵基上的本能会使他忘记所有世间所有,无论是心爱的甜点,还是曾经为之奉献一生的音乐,只有他——只有那个男人——杀了他。

杀了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莫扎特。

杀了他……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憎恨如同燎原之火一般燃烧着。无法思考。无法停止。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杀了他————

但是当那个身影从视线中消失时,理智却会渐渐回拢。仇恨像是断了线的风筝,飘飘摇摇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在憎恨些什么呢?

萨列里不禁扪心自问。

我也许,可能,并不恨他。起码作为“安东尼奥·萨列里”的那一部分不。萨列里想。尽管如此,但是憎恨也是真实的,那样焦灼的、无来由的鲜明感情,像是有无数只细小的虫子在啃噬你的心,一开始只是微小的疼痛,但是日积月累最终汇集在一起,变成一种不胜其扰的愤怒。

即便是保有理智的形态,他也无法摆脱这样的困扰。

当然偶尔也有平和的时光。就比如现在,他会吃着甜点和同为复仇者的岩窟王聊一聊音乐剧。艾德蒙·唐泰斯是个不错的聊天对象,对音乐艺术知之甚深,还推荐了不少后世的天才之作给他。萨列里也在闲余时间鉴赏过,但是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这位音乐家可以说是个绝世天才,音乐风格十分厚重,尤其喜欢……”

艾德蒙·唐泰斯还在滔滔不绝地介绍他推崇的音乐家。萨列里却听不进去,他的思绪还缠绕在那句“绝世天才”上。

“Avenger,你在听吗?”

萨列里回过神,欲言又止了一会儿,克制地说道:“他确实是个非凡的音乐家,但是我不认为他称得上绝世天才,有好几位和他同水平,甚至更高的音乐家,比如……”

“哈哈哈哈哈!!”

艾德蒙·唐泰斯发出一串引人侧目的大笑,让萨列里有些发懵,他不安地问,“怎么了?”

“是我失言了。”黑炎的复仇者说道,“毕竟对一位音乐家的铁杆粉丝大肆称赞其他音乐家是有些失礼。我会注意不再使用最高级作为形容词的。”

虽然没有将那个“禁忌”的名字说出口,但是对方的指向性很明显了。萨列里捏紧了手中的餐叉,为自己辩驳:“那个受神宠爱的男人确实算是个神才,但是……”

无法反驳。

萨列里愣住了。对那个人的音乐的爱就像写在他灵基上的仇恨,亦是一种纯粹的本能,而他甚至无法假装厌烦。

——多么,多么想再听他演奏一次啊,那些由神写下的乐章!

这个念头毫无预兆的浮现在脑海,随之如同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很快就占据了他全部的思绪。但是这是不可能的,萨列里否定了自己。

他无法和那个人同处一室。

“我有办法。”艾德蒙·唐泰斯笃定地说,面对银发男人茫然的眼神,他发出一串标志性的笑声,然后说道,“等待并心怀希望吧。我会让立香会去找你。”

这关Master什么事?

等到对方挥袖而去了好一会儿,萨列里才渐渐回过味来,他刚刚似乎不小心把自己的心理活动说了出来,对方承诺会找御主帮忙达成自己的心愿。一时间期待和某种不知名的感觉交错着占据了心头,萨列里下意识想从盘子里戳一块巧克力,却戳了个空。他怔怔地放下叉子,满目茫然,心中不知是喜是悲,无来由的失重感沉沉坠住了他的心脏,那种被蚂蚁啃噬的感觉又回来了。

我是谁?我是安东尼奥·萨列里?

安东尼奥·萨列里已经死了,作为杀死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莫扎特的凶手。

不可能。凶手。不可能。凶手。不可能。凶手。

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

杀了他。神的宠儿,阿玛德乌斯。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音乐。啊啊啊——

一个模糊的画面骤然跳进他混乱的大脑:金碧辉煌的剧院里一出好戏正在上演,观众们屏息注目。目之所及,一切都是模糊的,在这片金色的光辉之中,唯有一人清晰可见,他轻巧地挥舞着指挥棒,让人灵魂为之震颤的音乐随之流泻而出——那是来自天堂的神乐,是被缪斯亲吻过的音符,每一个都是如此有力,轻易的便刺透了他的心,叫他的心发烫、又发痛,这是刻骨铭心、却又极致甜美的痛——在音乐剧落幕时达到了最高潮。

指挥者在万众狂欢中鞠躬谢幕,面容隐匿在明亮的灯光里,灿金色的头发像是金子做成的,随着他的动作滑出优美的弧线。那人笑得得意洋洋,狂妄又轻浮,然而不经意投来一撇,那眼神却是冷漠无情的,像一块冷冰冰的绿宝石。

是啊,这群头脑空空的观众,没有一个人懂他!他们只会看那些肤浅的悲欢离合,根本不懂神子的乐章!他的父亲不懂他,他的姐姐不懂他,皇帝陛下也不懂他。

没有人懂这个被至高神眷顾的男人!

除了我。

除了我!除了我!!

这世上没有人懂他,唯有我!!!

蒙神垂怜,他每一个音符的呐喊,他在黑暗中无声的挣扎,甚至他肮脏下流的嘴,他愚蠢轻浮的大脑,他的一切,我都是唯一的见证人。

我为他痴狂。

萨列里的头开始剧烈疼痛,像是有一把刀在他的脑子里疯狂搅动。

我是绝·对·不·会·爱·上·莫·扎·特的。

绝·对·不·会。

……

我恨他。

我恨他的轻浮、他的狂妄、他的愚蠢、他的自大,他自我中心,还喜欢自说自话,恨他得意洋洋的笑容,恨他神赐的才能,恨他的名誉。恨他的一切。

我·憎·恨·他!


艾德蒙·唐泰斯撑着下颔,问他:“音乐会如何?”

“天籁之音。”萨列里简短地说道。

艾德蒙·唐泰斯不置可否,萨列里说道:“谢谢你和御主的帮助。”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萨列里又说,“可惜最后还是被‘我’破坏了。”

“无心之过。”

萨列里咬牙:“因为我……我恨他!”

“是啊,你恨他。”艾德蒙·唐泰斯意味深长的重复道。

毕竟,恨与爱同源,爱与恨同等,不是吗?

即便他轻浮、狂妄、愚蠢、自大,自我中心,喜欢自说自话,你也依然爱他;他得意的笑你觉得甜美可人,他神赐的才能让你灵魂共鸣,他的名誉对你来说是理所当然。

你深爱他。

Fin.

看过的宝贝们请留下点痕迹吧,红心蓝色还是评论都很欢迎~

评论(3)
热度(25)
© 谢池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