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励志写爱情故事的fgo玩家

【瑞金】恋爱是什么?(完结)

*架空校园,砂糖向,HE

*青春期少年金甜蜜又奢侈的烦恼,前半段是金的人物解析(?

*我流幼驯染,OOC属于我,人物属于《凹凸世界》

“有人向我告白了。”

 

放学后的教室空荡荡的,洁白的窗帘随着午后的微风起伏,柔软的阳光洒进教室,在昏暗的教室里画出一隅明亮的角落。一个金发少年皱着眉,蓝色的眼睛里写满了苦恼,在一段莫名凝滞的安静之后,他对着不停玩手机的女孩子说出了上面的话。

 

“……你最近在苦恼的就是这个么?”凯莉放下手机,不敢置信地问。

 

“是啊。”金重重地点头,“就是三天前,有个我不认识的女孩和我表白了。”

 

在之前16年的人生中,他从来没有任何与恋爱沾边的经历,也从来没有主动去和这件事沾边。换句话说,金从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哦,他有喜欢的人,比如他的姐姐、朋友和发小——但是不是那种喜欢,起码在金的理解里不是。不如说他其实根本搞不懂那种喜欢和这种喜欢有什么区别。虽然对于一个正常的青春期少年来说,这种说法很奇怪,但是这确实是真的。

 

“总之,你就是搞不懂她为什么喜欢你呗?”凯莉替他总结。

 

“嗯嗯,因为真的很奇怪呀,我根本和她不熟嘛。”金托着脸颊满是疑惑的看着好友,“她跟我说喜欢我,想要和我交往。我告诉她我不认识她,但是她说我们可以试试。”

 

凯莉漫不经心地问,“所以你想试试么?”

 

“嗯……不知道啊,其实我连交往是什么都不太懂。”金实话实说,诚恳的说出了自己的疑问,“恋人和朋友有什么区别么?”

 

凯莉拨弄屏幕的手顿住了,她习惯性的在心里为某位银发友人默哀一秒,才去思考金过于纯真的苦恼。她知道金并不是一个感情缺失患者或者冷淡的人,相反以他孤儿的身份来讲,他甚至有些过于阳光了。如果他不说,旁人很难想象他是在社会底层跌跌撞撞成长起来的。

 

因为他太简单了,在金的世界,重要的人就拼命对他们好,想做的事就只管努力去做,不被伤害就不去猜忌,遇到需要帮助的人一定要伸出手。这大概要归功于他姐姐的教导,凯莉想到金那个和他气质截然不同的发小,果然大部分还是因为天性吧。成也萧何败萧何,正因为太过简单,所有感情对他来说都是混沌不清的,尤其是爱情。

 

金成长于一个不完整的家庭——尽管这个家庭是充满爱与温暖的,但是我们不能否认它有缺陷——没有父母做榜样,而长姐忙于事业无心恋爱,更别说那个同为孤儿的发小,金对爱情和婚姻根本没有概念。

 

凯莉长叹一口气,她觉得事情有点难办。但是这个头脑简单的少年并没有感受到她的困扰,正用他充满求知欲的纯洁眼神看着自己。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也不能告诉你确切的答案。”凯莉最后选择坦白。

 

“诶?凯莉都不懂啊,那我更不懂了。”金趴在桌子上,有点丧气,“紫堂和我说,恋人就是会两个人一起出去约会的关系,去游乐园和电影院那种。但是格瑞和我也会经常一起去嘛,感觉没什么特别的。”

 

凯莉反驳,“但是恋人之间会互相亲吻,你和格瑞可不会吧。”

 

“会呀,我们每天晚上都会给对方一个晚安吻。”

 

看着金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凯莉扶着额,一股脱力感从心底油然而生,“那你会亲他的嘴么,而且是把舌头伸进去的那种哦?你不会以为情侣之间是亲脸吧。”

 

“是哦。”金表示赞同的点点头,接着提出下一个问题,“那岂不是更奇怪啦,我为什么要和陌生人接吻呀。”

 

“就算你没有喜欢过什么人,闭嘴,听我说,”凯莉打断想要反驳的少年,“这个喜欢不是你喜欢我和紫堂幻的那种喜欢,也不是喜欢你姐姐的那种喜欢。恋爱是有唯一性的,你可以有很多朋友和亲人,但是只有一个恋人。”

 

凯莉继续说,“你不如想想,就算和你告白的不是一个陌生的女孩,而是我,你会怎么反应?你会想和我接吻么?如果是紫堂呢?非要说,恋人不同于其他所有,是最特别的那个。”

 

“最特别的那个……?”

 

“唉,我也说不清楚。”凯莉想了想,决定把这个麻烦一脚踹开顺便做一次助攻,“你如果真的这么困扰,不如把这件事告诉格瑞吧。”

 

金显得更困惑了,“告诉格瑞?”

 

凯莉点点头,“没错。”

 

 

金和凯莉在校门口告别,他们在教室里待了不少时间,落日西斜,给世界镶上了一层暖红色的边。

 

“金。”

 

沉思中的少年被吓了一跳,循着熟悉的声音望去,凯莉口中能帮他解决烦恼的人正在向他走来。金小跑着迎上去,笑嘻嘻地搭住来人的肩膀,“格瑞,你怎么还在学校?”

 

“学生会有事耽误了一下,就顺便等你。”

 

“咦,今天没有学生会的活动吧?”

 

“临时有事。”银发少年把搭在肩上的手拨开,“倒是你,怎么今天这么晚?”

 

金顿时想到刚才和凯莉的对话,和心中困扰了他很多天的问题,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开始倒苦水,“格瑞,我很烦恼!有个女孩给我告白了。”

 

“我知道。”

 

“格瑞你竟然知道啊。”金把双手垫在头后面,边走边纠结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还是第一次碰上这种事呢。你说她为什么喜欢我呢?我都不认识她……我问凯莉,凯莉也不懂,格瑞你懂么?诶,格瑞?”

 

金没听到回应声,一回头,才发现格瑞还站在原地。因为逆光的缘故,金看不清格瑞的神色,他只好退回去几步,“格瑞,你怎么了?”

 

格瑞定定的看着他,“你要接受么?”

 

“不知道啊,应该会拒绝吧。”金想了想,说道,“因为我不认识她,也没有那种喜欢的感觉。”接着他又拉长了声音补充,“而且,我根本不知道恋爱是什么啊。”

 

“哦对了,凯莉还让我问你呢。”

 

金一边走一边把在教室里和凯莉的对话全都告诉了格瑞。

 

“恋爱到底是什么呢?”金最后问道。

 

银发的少年摇摇头,“我也不懂。”

 

金露出了失望的神色,格瑞却继续说道,“我只知道,”他顿了顿,侧过身看去看自己的发小,傍晚的霞光熔成一片,满溢在他紫罗兰色的眼睛里,流光溢彩。平日里那个冷漠的少年淡淡的笑了,“我总是只想看着他一个人。”

 

周遭的一切蓦然间变得模糊又虚幻,天地间只有这个他朝夕相处的少年是如此泾渭分明。金愣愣的看着格瑞,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发小是这样好看,心跳声在耳边疯狂如擂鼓,有什么莫名的情愫在空气中酝酿着浸染他的身体。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最终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在回去的路上他们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如往常一样聊了一些学校和游戏的事。金心不在焉的吃完了晚饭,还破天荒的在12点前写完了作业。他抱着自己的枕头,走到发小的房间门口,犹豫了一会儿,才抬起手,门就开了。

 

“金?”

 

“嗯……我能进去么?”

 

格瑞疑惑的看着突然变得很有礼貌的发小,侧身给他让了位置,“进来吧。”

 

“格瑞准备要睡觉了么?”

 

“嗯。怎么了?”

 

金盘腿坐在地毯上,仰着头看坐在床边的这个和自已一起长大的少年,“你有喜欢的人啦。”

 

果然,格瑞点头了。金已经猜出来了,在格瑞说那句话的时候。

 

“你知道了。”

 

“是呀。”金抱着他的枕头,把脸埋在里面,说话的声音闷闷的,“虽然我还是不懂恋爱是什么,但是我懂格瑞。”

 

格瑞有点好笑,“你懂我什么。”

 

“格瑞一定很喜欢他,不然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金顿了顿,又说,“恋爱就是格瑞的笑容。”

 

“不知所谓。”格瑞这样评价。如果这个时候金抬头看看,就会发现他偷偷红了的耳朵。

 

“凯莉说恋人是最特别的,和朋友还有家人都不一样。”金自顾自地说,“我仔细想了想,觉得她说的不对。”

 

“为什么?”

 

“因为,”金看上去有点困惑,“因为对我来说最特别人明明就是格瑞你啊。”

 

“是吗?”格瑞轻声问。

 

金点点头,掰着手指算,“格瑞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家人,虽然比我大,但是老实说,我没把格瑞当哥哥呢。在我心里,格瑞就是格瑞。”

 

“不知道为什么,知道格瑞有喜欢的人了,我有点不开心。”

 

“感觉格瑞要被人抢走了。”

 

金安静了一会儿,继续说道,“这让我很难受。”

 

“不过我又想了想,虽然我希望格瑞永远在我身边,但是我还是会祝福你的,因为格瑞的幸福更重要。”

 

金头发的男孩抱着枕头像是要把自己缩成一颗球。

 

格瑞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他刚到这个家的时候,5、6岁的金被裹成了一个团子,一见到他就兴高采烈的扑上来,在屋子里被烤的暖烘烘的手贴在他冰凉的脸上,眼睛笑成两弯月牙。那时他在外面流浪了一年,每日疲于奔命,早忘了该如何笑了,只知道板着脸。

 

小小的金抱住他的脖子,“我把姐姐分你一半,你笑一笑好不好?”

 

那之后的几年,秋为了赚钱每天都在外面奔波,家里经常只有他和金在,没有电视也没有玩具,两个人只能一起坐在从废品处理场捡来的破旧沙发上看学字书。金那时候比较小,看一会儿就困了,往往他感觉胳膊一沉,就发现金缩成一团靠着他睡着了。有时他也会睡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两个人还是挤成一团。

 

格瑞下意识抬起手摸摸金的头,柔软的发丝在指间穿过,有点痒。

 

金抬起头,傻乎乎的看着他。

 

“笨蛋。”格瑞不由自主地这么说道。

 

金抗议,“我才不是笨蛋呢!”

 

“唉,你还不懂吗?”

 

格瑞神色淡淡的,似乎有些无奈。

 

金老实的摇摇头。

 

“你喜欢我。”格瑞如是说,表情可以称得上温柔了。

 

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定在他身上,金在里看见了自己小小的倒影,张着嘴呆呆的,看上去傻透了。

 

“这就是恋爱么?”金看见倒影这样问了。

 

“你说呢?”

 

金没有回答,只是怔怔的想,原来他早就陷入了一段恋爱。

 

“所以,格瑞喜欢的那个人是我,对不对?”

 

格瑞凝视着他,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金感觉脑海里炸开了漫天的烟火,他放开抱枕,直起身子倾身去亲格瑞的嘴唇。少年的嘴唇不像他本人那样冷淡,柔软又温热。从这个角度能清晰的看见少年因为震惊而放大的瞳孔,金有点想笑,他挪开嘴唇,“凯莉说恋人之间……唔。”

 

格瑞扣住他的后脑勺,再次吻了上来。这个吻炽热又猛烈。

 

说到底,爱情究竟是什么呢?他一边回应着格瑞的吻,一边迷迷糊糊的想。

 

金确信他和格瑞的相处方式不会因为今天的吻而改变。

 

恋爱什么的,果然还是搞不太懂啊。

 

不过有一件事情他倒是想清楚了——

 

他希望格瑞永远看着他。

 

只看着他。

FIN.

突发脑洞产物…不知所云的玩意,如果喜欢请留言吧

评论(6)
热度(104)
© 谢池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