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写爱情故事,然而总是失败(。

【瑞金】Always With Me(完结)

*原著向,瑞金秋在登格鲁星时的故事,幼年瑞金,瑞14,金12左右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凹凸世界》

*点播一首《千与千寻》的always with me~

格瑞觉得金最近很奇怪。

 

具体表现为他最近不再黏着自己,黏着自己的时候也不再吵闹了。甚至当格瑞和他说话的时候,他还会目光躲闪,不敢和自己对视。

 

真的很奇怪。

 

格瑞回想起往日里金叽叽喳喳像只小鸟一样围着自己转的情景,心中不仅有些烦躁,手下一时没了轻重。回过神时,巨大的蛇角兽已经被自己五马分尸,轰然倒地。格瑞习惯性的向斜后方看去,今天那里空荡荡的。

 

好安静。

 

阴冷的风呼啸着穿过峡谷,光秃秃的石壁上有枯黄的野草随风摇摆。天空是凄惨的灰色,阴沉沉的坠在头顶,从缝隙中望去,一片苍白。

 

格瑞突然发现这个他每天都会光临的峡谷竟然是如此安静,到处寸草不生,连只鸟的叫声都没有。他闭上眼去听,只有风的嘶鸣,偶尔有沙蛇爬过蹭着石子的声音。格瑞又看了眼漫天阴云,也不知道会不会下雨。

 

今天早点回家好了。

 

踩着夕阳的余晖,格瑞轻轻敲开了那扇门。

 

“呀,格瑞。”少女金色的长发在落日里被染上了一层暖色的光,她笑眯眯的,“今天回来的很早嘛,快进来吧。”

 

格瑞有点局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点了点头。秋把她赶去客厅休息,自己又回厨房了。壁炉里的火苗跳跃着噼啪作响,厨房里传来熟悉的食物香气。格瑞四处环顾,总觉得空落落的。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到厨房门口。

 

秋转了个身,被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那儿的格瑞吓了一跳,“格瑞,有事吗?”

 

“金今天不在?”

 

“是呀。”秋点点头,手撑着下巴一副苦恼的样子,“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老往矿场跑呢,问他也不告诉我。是不是认识什么新的朋友了呀?唉,弟弟大了不由姐……诶,格瑞,你去干什么?”

 

“我先去洗个澡。”银发少年闷闷的回答。

 

 

热水流过身体,洗去了一天的风尘和疲倦。格瑞却仍然不太舒服,总觉得像是吃了三条街外金常去的那家糖果屋的青柠糖一样,心里酸酸涩涩的。擦着头从浴室出来,格瑞没有回到客厅,而是去了金的房间。

 

就像所有十一二岁的男孩一样,金的房间也乱七八糟的,四处丢着玩具和书本。格瑞帮他把掉在地上的一本书放回桌子上,又随手拿起了床头的相框。相片里一个银色头发的男孩顶着一顶一看就不属于他的帽子,冷淡的看着镜头,旁边他的身后闪出了一小张笑嘻嘻的脸,一只手压在银发男孩的帽子上。这是他到登格鲁星一年后,秋专门给他和金拍的一张合照,照片的大部分位置都被自己冷淡的脸占据了,但是金发少年却很喜欢,专门洗出来放在床头。

 

格瑞下意识的翘起嘴角。他把相框放回原处,楼下突然传来开门声,接着他万分熟悉的声音在屋子里响了起来。

 

“我回来啦,好饿啊。”男孩大喊着,接着他似乎是一屁股坐下了,老旧的沙发吱呀着叫了起来,“姐姐,格瑞还没回来么?糟了,我好像忘了告诉他今天要早点回来了。”

 

秋还没有回话,金就被默默出现在楼梯口的发小吓了一跳。男孩大概是没想到他竟然在家,蓝色的眼瞳提溜转了几圈,才有点语塞的和他打招呼:“哈哈,格瑞,你今天回来的好早哦。”

 

“嗯。”

 

“你洗完澡啦,那我也去洗澡。”

 

金发男孩从沙发上蹦起来,干笑着就往楼上的浴室走。格瑞心里莫名的不舒服,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一把抓住了男孩的手腕。

 

“你去哪了?”

 

“就去矿区了呀。”

 

“最近你回来的很晚。”

 

“哈哈,有么?”金有点慌乱了,他用空着的那只手挠挠脸颊,“我最近想要努力帮姐姐赚钱呢。”

 

金有事情瞒着自己。格瑞看出来了,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问,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也有没有告诉金的事。但是他还是不太舒服。

 

“格瑞,你放开啦,我要去洗澡。”金伸展着五指在格瑞眼前挥了挥,“等我出来我们一起吃饭。我好饿啊。”

 

格瑞这才发现男孩金色的发梢上都粘满了灰尘,他松开手,让男孩从自己身侧过去了。

 

今晚的晚餐莫名其妙的很丰盛,秋不断地从厨房端出一盘盘的菜,格瑞想去帮忙,被秋以“你每天锻炼了太累”为由拒绝了。

 

“格瑞今天不开心吗?”秋敏锐的注意到银发少年的异常。

 

格瑞摇摇头,他不想让秋为自己担心,于是指了指桌上的菜盘转移话题,“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么?”

 

“没有啊,就是想着最近你和金都很累,想要好好犒劳一下你们嘛。”秋一边给三个人摆上碗筷,一边避开格瑞的眼睛说道。

 

格瑞有点疑惑,正想问些什么,金已经洗好澡从楼上冲下来了。

 

“嘿嘿,姐姐快开饭吧。”金发少年连蹦带跳的跑到厨房门口,路过格瑞时还俏皮的给他抛了一个wink,“最后一道菜我来帮你端啦。”姐弟俩在厨房里唧唧咕咕了一会儿,格瑞等不住了,他才站起来,两个人就一起端着一盘嫩白色点缀着些水果的东西出来了。

 

是盘蛋糕。

 

“生日快乐,格瑞!”金发蓝眼的姐弟俩异口同声的说道。

 

直到金把一个黑色的东西递到自己面前时,格瑞才从恍惚中反应过来。原来不是什么别的日子,是他的生日。一切奇怪的地方都有了答案。

 

“格瑞你不喜欢么?”金看着面无表情的发小,有点焦急,“我可是想了好久才想到要送你这个的,你旧的那个发带都破破烂烂的了。”

 

“……你要是不喜欢就算啦。我再给你买别的好了。我们先吃蛋糕吧。”

 

金看格瑞没有反应,以为被拒绝了,低落得想把手缩回去,却被格瑞猛地抓住了。

 

“不,我没有不喜欢。”格瑞接过新发带。

 

我只是没有想到。只是……太高兴了。

 

“嘿嘿,你喜欢就好!”非常好哄的男孩又兴高采烈了,便滔滔不绝的炫耀起自己的礼物,“店主大叔说这是最珍贵的材料编制的呢,好像是什么蜘蛛的丝,反正特别结实,以后你再也不用担心会坏啦。”

 

“而且你老是去打那些特别厉害的怪,有它保护你,这样我才能放心啊。”金学着平常秋教育他的样子,一本正经的对格瑞说道。

 

格瑞眨了眨眼,“是不是很贵?”

 

“还好啦。”金含含糊糊地说着,一把抓过那个新发带,对着格瑞晃了晃,“格瑞,格瑞,让我帮你戴上好不好啊?”

 

格瑞点点头,坐下来让矮了自己半头的男孩能够着自己,尽管这样,金还是不得不踮起脚尖。像是被圈进了一个牛奶味的怀抱一样,呼吸间盈满男孩的沐浴乳的味道,也是他喜欢的味道,格瑞感觉到对方热乎乎的手在自己的发丝之间穿梭,温暖的他眼眶发烫。

 

“好啦。”金大功告成,退后几步美滋滋的打量一番,“戴上我买的发带,格瑞更帅啦!”最后他这么宣布。

 

“接下来是蛋糕时间,格瑞来许愿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秋已经在蛋糕上插好了蜡烛。灯被关上了,餐厅里只剩下一片温暖的烛光。金跑去和秋站在桌子对面,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对格瑞露出一个相似的笑脸。

 

不愧是姐弟。银发少年这么想着,乖乖闭上眼睛。他的脑海里划过许多混乱的想法,萦绕在他身上一天的不愉快早就不知不觉的间消散了。格瑞突然想到他刚到登格鲁星的时候,他总是日复一日的做着同样的噩梦——他被父母推入逃生舱里,像一个太空垃圾一样,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荡,没有去处,没有归处,直到燃料耗尽,才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坠落在这颗荒芜的星球上。

 

但是有一天清晨他做着噩梦醒来,他看到的不是登格鲁星那总是苍白荒芜的天空,而是一片宁静的蓝色,阳光下那双蓝宝石一样的眼睛愈发的剔透,让格瑞想起母星清晨波光粼粼的大海。那双眼睛的主人笑着向他伸出了手。

 

他像是一只在万尺高空飘摇不定很久的风筝,忽然有一双手用力在下面牵住了他的引线,让他能安稳的飞行。

 

格瑞想到了一个绝妙的生日愿望。

 

他睁开眼睛,吹灭了蜡烛。

 

“格瑞你许了什么愿啊?”金眨着眼好奇的问他。

 

“笨蛋,说出来就不灵了。”

 

“诶——格瑞你偷偷告诉我嘛。”金发男孩鼓着脸,一脸不高兴。

 

“不要。”格瑞用筷子点点盘子,“吃饭,你不是饿了么?”

 

金看着一桌子丰盛的饭菜,又开心了,“过生日真好啊,要是每天都能吃这么好就好啦。”

 

“笨蛋。”

 

“我才不是笨蛋!”

 

“乖乖吃饭!”秋的话总是很有作用,有点活泼过头的男孩顿时就安静下来了。

 

格瑞看着餐桌前埋头吃饭的两个金色发旋,眼前一时有点模糊,嘴角却忍不住上扬。他偏过头,揉了揉眼睛,发现窗外正好飘起了小雪。

 

希望明年冬天还能像这样在一起。他忍不住再次许愿。

 

明年、后年,以后的每一年。

 

Fin.

额,大概是触景生情,忍不住写了一个这样的短篇,虽然今天并不是格瑞的生日吧。我流妄想。给我瑞一个家!

评论
热度(33)
© 谢池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