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Ginger Ale.

关于

[佐助生贺][佐鸣AU] Still into you

老早以前写的了_(:з」∠)_去年的事啦哈哈哈QvQ

搬过来存个稿……其实是个番外来着但是正文坑了【捂脸】

其实本命是少主来着……结果莫名其妙写出了二少的生贺【泥垢】

现在看看果然日常系不适合我。。T^T


>>正文


“真是的,在这种关键的时候你居然病了。”鸣人看着手上的体温计,神色凶恶。

“又不是我想。”佐助翻个白眼,明天就是他的生日,今天却发烧了。

“整天唠叨我照顾好身体,结果自己关键时刻掉链子。你最好给我快点好起来。”

“如果你能安静点,相信会比现在快很多的。”

“……要不要这样讲啊,我可是在很认真的照顾你!”鸣人搬出两床毛巾被给佐助盖上,“你从昨天半夜就开始烧,我可是一直端茶倒水送药的,完全没睡好!”

“那你也知道你一直不停的折腾,我睡的也很难受么?”,佐助一把掀开身上的被子,猛然做起来瞪着鸣人,“还有,这么热的天你给我盖两床被子是想捂死我么?”

“……不是说发烧只要发汗就会好么?谁叫你挑这种大热天发烧啊……”似乎自己也不确定自己所说的,鸣人声音越发小起来。

佐助这家伙平时都不怎么生病,但是也因此一旦病起来就很难好,自己没怎么照顾过人,其实也很紧张。

佐助揉着发痛的太阳穴,全身热的发胀,病痛让他的语气软化下来,“我盖一床毛巾被就好了,也不用捂得那么严实……总之拜托你让我好好睡一会儿。”

“那我去弄早饭给你啦,吃了再睡。”闻言,鸣人帮助佐助躺下来,然后转身出门。

上帝保佑那家伙千万别把厨房折腾坏,佐助闭上眼睛头痛的想,然后接下来的撞击声和碎裂声让他的头更痛了。

老天,他都已经要28岁了,什么时候能稳重点?!

“抱歉,不小心撞到桌子角,摔了一个盘子……”像是听到佐助的抱怨,厨房传来鸣人大声的道歉。

……上帝,我再也不要生病了。

手上端着盘子和牛奶,鸣人用脚带上房门,“小番茄和热牛奶,快吃啦。”

“没胃口”

“我可是把自己撞的很痛,还浪费了一个盘子,才弄来的早餐啊,你说你没胃口?”

“……你没事吧?”

“啊?”鸣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佐助在问什么,“我没事啦,你才是,就算不吃番茄,牛奶也要喝了。”

佐助勉强撑着身体坐起来,一股脑把牛奶喝光,“现在你可以去干别的事了,我要睡觉。”

“可是……我不在这里没问题么?”

“没·问·题!”说到最后,佐助真是在咬牙切齿了。

“好啦,好啦,那我走了。”

发现佐助真的生气了,鸣人安抚的摆摆手,走出房间。

上帝保佑吊车尾的在我睡着的时候不要弄出什么乱子……我今天几乎叫了一年份的上帝了!佐助皱着眉揉揉太阳穴,床边闹钟走针的咔嗒声清晰入耳。吵死了!佐助躺下翻个身,只觉得全身都疼,希望能睡个好觉,他想着,渐渐陷入了沉睡。


佐助刚刚醒来的时候还有一丝茫然,不过片刻就完全清醒了。窗帘拉着,屋子里一片昏暗。下意识看向闹钟,已经下午3点了,自己居然一连睡了8个小时。

头还是在痛,但比起上午能好些了。佐助打开床头的台灯,看见一杯水压着一张纸条。温热的水流滑过嗓子,干痛的喉咙得到了缓解。拿起纸条,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佐助我出去买点东西,温水放在你床头,自己乖乖吃药哈”。

真是典型的漩涡鸣人口气。

两个人在一起十年,几乎都是他在照顾那个金毛笨蛋,像这种被对方照顾的情况还是第一次,感觉有点微妙啊……

稍微晃了晃脑袋,感觉到比上午好多了,佐助起床做到书桌旁边,他还有几份公司的文件需要看。

不知道什么时候鸣人居然会小声走路了,总之在鸣人在他耳边大吼之前,佐助都没有发现鸣人已经回家了。

“好啊,宇智波佐助,你绝对是工作狂吧!生病了不乖乖躺着还敢看文件?!又没有人会给你搬年度感动全国最佳模范社长奖!”

“什么乱七八糟的奖?我感觉好多了,所以活动活动。”

“这叫活动?你不想要身体啦?!”鸣人把桌子拍的砰砰响。

“轻点,桌子要被拍坏了。”佐助撑着下颔,似笑非笑,“你现在有没有稍微体会到每次我催你按时吃饭,但是你就是不听话的时候我的感觉呢?”

“……”鸣人涨红了脸瞪着佐助,半晌才反驳道,“什么嘛,现在再说你说你!不要扯我啦!”

“这么一说,你今天的胃药有没有按时吃?”

“……哈哈,哈哈,那个……”

“赶快去给我吃药,还矗在这干嘛?”

“是是是!”鸣人不情愿的往外走,嘴里仍在咕哝着,“真是的,你哪里像病人了,生病还要管我,真是一点也不可爱……好啦,我拿药过来跟你一起吃药,你要吃哦,听话的话,晚上就吃木鱼饭团和番茄。”

这个时候佐助肯定在心里吐槽我了,鸣人这么想着倒了杯水,然后用手背试了试水温。他和佐助在一起10年了,没有人比他更明白佐助的心思。

明明会嫌药苦,还嘴硬用自己来转移话题;被自己照顾明明很开心,还装作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鸣人从冰箱拿出两个新鲜的西红柿,决定做糖拌番茄。

对了,还有,明明就是个番茄控,还老是用“你才是拉面控”、“起码比你好”这种话来应对自己的吐槽。

鸣人恶狠狠的用刀切着番茄,仿佛那是他八辈子的仇人。还有这次!居然在生日前生病了,每年这个时候都是两个人时间能对在一起,好不容易相聚的日子啊,真是大混蛋!最好给我在晚上就好起来。

说起来,这是佐助28岁生日了呢,鸣人手上的动作渐渐停下,歪着头陷入了沉思。自从18岁他们互相表白确定关系之后,好像每一年对方的生日都是在一起过的了。即使佐助继承他们家的公司之后,忙的累死累活,也是要把生日那天空下来一起庆祝的。自己也是,就算再重要的展览会只要和生日撞了时间,他会尽可能的延期的,一定要两个人一起。

鸣人相当清楚生日对于自己的意义,那是他存在的证明,以及象征他早逝的父母对他爱意。小时候虽然有好色仙人抚养自己,但是因为他经常会外出取材,生日经常忘记庆祝。但是跟佐助在一起之后,反而每一年的生日都会认认真真的度过。

如果没有佐助,自己一定不会是现在这样,鸣人经常这样想。如果当初一帮一的搭档不是佐助,就没有第一个接纳自己的对手和朋友;如果当初不是佐助,即使逐渐被同学接受,自己也不会再信任这个世界;如果当初不是佐助,漩涡鸣人就不会像现在这般幸福,不会拥有自己第一个家人以及……爱人。

“爱人……”鸣人轻声念了出来,接着脸色很快烧红一片。

“你怎么了?脸红成这样?”佐助狐疑的看着鸣人,他等了半天没等到人,终于忍不住出来看看,没想到看到某人红着脸握着菜刀发呆的样子。

“啊?没事没事。”冷不丁被吓了一跳,鸣人惊诧的举起菜刀跳起来,还摆着手。

“快把菜刀放下,小心伤到自己。”佐助无语的翻个白眼,“切菜的时候不要发呆,切到手怎么办?”

“哈哈,一不小心就忘了。”鸣人搔搔后脑勺,傻笑着。

“……你这是准备干嘛?”佐助看向被切的惨不忍睹的西红柿。

“……准备做糖拌西红柿。”

“切成这样谁还有食欲。”佐助毒舌道,接着毫不犹豫的从鸣人手里拿过菜刀,帮上围裙,麻利拿着西红柿切起来,“你现在给我去餐厅坐着,等我出来。”

“是——”
拉长音调应着,鸣人坐在餐桌边看着佐助忙碌的背影。

“真是贤惠啊”
这么想着,他就这么说了。

“那是因为你太笨了!”重重把盘子放在餐桌上,里面是已经拌好、切的工整的西红柿。

“佐助,已经10年了呢。”

“嗯哼?”

“我和你在一起,居然已经10年了。”鸣人无限感慨的说,“已经这么久了,我们还是在一起。而且,我居然和佐助在一起呢,是佐助不是别人。”

“你想说什么?”佐助完全莫名其妙。

“你不觉得很神奇么?”鸣人倏的把脸凑向佐助,两只蔚蓝色的眼睛闪闪发光,“我和佐助在一起10年,是我·和·佐·助呢,不是我和别的什么人,也不是佐助和别的什么人。当初分给我的人是佐助不是别人,后来一直一直跟佐助一个学校,一个班。这个世界有那么多人喜欢佐助,但是佐助偏偏选择了我,而我也正好喜欢佐助。”

“难道不是很神奇吗?”鸣人激动的挥舞着手臂,眼睛亮的吓人。

“也许吧。”佐助看似镇定的回应,实际心中早就混乱起来。脑子里乱糟糟的,最后只是重复着一句话——无数个偶然就是必然。

两个人解决了糖拌番茄和各自该吃的药,坐在桌子前面大眼瞪小眼。

“好无聊啊……”鸣人趴在餐桌上,拉长声音大叫。

“……”佐助翻个白眼,随手拿起今天的报纸翻看起来。但是思绪很快就被鸣人到处走路的脚步声,以及翻东西的窸窣声打断了。

“你在干什么?”

“没没……我找个东西……”鸣人蹲着在柜子里翻着什么,然后抓着一个盒子蹦了起来“找到了!”

“什么?你找到什么?”佐助有种不好的预感……

“扑克牌啊”鸣人笑的见牙不见眼,“我们来打扑克牌吧。”

“不要。”断然拒绝。

“佐助……拜托了!”

又来了,这种傻了吧唧但是看着莫名……可爱的笑容……
“……好吧”

……

“一对2。”

“一对3。”

“……我没有……”

“7,8,9,10,J,Q,K。我赢了。”佐助撂下手中最后几张牌,挑着眉好整以暇的看向金毛笨蛋,“好了,现在你要脱哪件?”

“背心。”鸣人看看身上最后两件遮羞布,不甘不愿的脱掉了上身的黑色背心,“太奇怪了,为什么没次都是我输啊。”

“不然为什么你是吊车尾。”佐助似笑非笑的“审视”着鸣人光裸的上半身,光滑细腻的小麦色肌肤和线条流畅分布的恰到好处的肌肉,佐助咽了咽口水,眼神危险起来。

10年来的同居生活已经让鸣人非常了解佐助眼神的意味,迅速套上衣服,鸣人摆着手干笑道,“好了,不玩了不玩了,再输下去真的连内裤都没了。还有你不要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啊混蛋,你还记得你在生病么?”

佐助撑着下颔勾起嘴角,“我觉得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是么?”鸣人眨眨眼,用自己的额头贴上对方的额头,“好像是呢……太好了,我去拿温度计在量一下。”

准备起身,后脑勺却被佐助的收按住,温软的唇贴了上来,柔软的舌头细细描绘着鸣人的唇形,然后长驱直入。鸣人从一开始的被突袭的惊讶,然后主动闭上眼睛专心迎合起来。

两人吻得难舍难分,好半天才分开,鸣人捂着胸口喘气,透蓝的眼睛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脸颊上飞出两团红晕。

佐助愉悦的笑了,即使过去十年,这档子时不知做过多少遍,笨蛋吊车尾还是不会在接吻的时候换气。

不过,接吻过后气喘吁吁的吊车尾……真是意外的诱人……

“好了!就此打住打住。”鸣人摆摆手,看向窗外火焰般在燃烧在天际的彩霞,“也不早了,洗洗睡吧。”

“才8点。”

“……你是病人,早点睡,今晚好了,明天才能好好庆祝啊。赶快去洗澡!”

刚接完吻就被恋人急急忙忙推进卫生间,佐助真是哭笑不得。

等到两个人都磨磨蹭蹭洗好澡出来,天已经全黑了。

“睡吧睡吧,躺在床上聊会天。”鸣人顶着湿漉漉的脑袋就要往床上蹦。

“等等。”佐助一把捉住金毛笨蛋,把毛巾罩在他脑袋上揉了起来,“擦干头发再睡,小心感冒。”

“嗯,差点忘了。”鸣人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

“没事,反正我也习惯了。”佐助任命的擦干鸣人的短毛,用手揉揉感觉手感不错,才拍拍鸣人的屁股,“好了,现在可以了。”

两个人在床上并排躺下,屋子里黑黢黢的,只有从窗帘缝里透出的微光打在墙上。

“佐助,”鸣人抓着佐助的手指玩了起来,“你的手指又细又长,真好看啊。”

“对我也很好很有耐心,一直一直在帮我,也不嫌我笨。”

“笨蛋,虽然你脑子不好使,但中国也有个成语叫做‘大智若愚’。”佐助用拇指安抚性的蹭蹭鸣人的手,别扭的开口说道。

“虽然很别扭,但是其实很温柔很温柔。”鸣人平躺着看着天花板,暗自庆幸黑暗中,佐助看不见自己红透的脸颊。

“你到底想说什么?”佐助皱眉侧脸看向今天分外不对劲的某人。

“也没什么,”鸣人侧过脸回看佐助,眼睛在黑暗中灼灼生辉,“只是想告诉佐助,你对我的爱我一直感受的到,并且,不管是10年还是20年、30年,我都会一直一直喜欢佐助,就算佐助有一天不喜欢我了,我也最喜欢佐助了。”

“吊车尾的,你……”佐助的瞳孔因为惊讶而放大,突如其来的表白让他的心像是被电过一般酥麻。巨大的喜悦感紧紧的攥住他的心脏,虽然这不是鸣人第一次对他说喜欢,但是有些话无论听多少次,也不会嫌多。更何况……这次的表白不一样。

“噗,佐助你也有这种无言以对的时候?”鸣人轻轻笑起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佐助唇上狠狠亲了一口,抓住被子蒙住头,背过身去,动作流畅一气呵成。

“虽然有点早,但是我还是想说,佐助,我爱你,还有生日快乐。”

听着鸣人从被子里传来的声音,佐助抚着被偷亲了唇不禁失笑——

“我也爱你,吊车尾的。晚安。”


【——End——谨以此番外献给永远被漩涡鸣人爱着的宇智波佐助——】

                                           
                                                                  十命
                                                                  写于2013.7.23

评论(5)
热度(26)

© 冷酷仙境 | Powered by LOFTER